關於部落格
雖然是很土但還是要說,
不准任意轉載這裡的東西
  • 231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JSR–Sura05︰暴風雨

「主人……為甚麼不用我的力量?」Shahra問道。

「這個嘛……因為Type JWave造給我的,最重要的伙伴啊!」Jet回答說︰「有它的話已經很足夠了。」

Wave……嗎?」

Shahra。」

「是?」

「我向你承諾,我絕不會使用Speed BreakTime Break。」

「…為甚麼?」

「因為我也有……自己能做到的事!」

說罷,Jet撿起掉在地上的扇子,然後踏上Type J。他一轉身,便朝著大甬路的方向前進,留下迦樓羅一人。

「……主人?」Shahra呆了幾秒才吐出這兩個字。

「啊?」

「不是要……跟迦樓羅戰鬥嗎?」

「我說過了,我不會打沒把握的仗。」

「這麼說……主人你是在……」

「逃走啊。」

「咦~~~!?」

剛剛那句帥氣的獨白是怎麼回事!

Jet and the Secret RingsSura05︰暴風雨

「逃也沒用!」

Jet聽到迦樓羅的聲音,相信他很快就能追上來。

Shahra,這甬路應該是通到外面的吧?」Jet問道。

「咦?為甚麼這樣問?」

「因為……有風從外面吹來啊。」

Shahra心想,Jet是打算到外面與迦樓羅戰鬥嗎?

「嗯……應該是的。」Shahra回答道。

「哼哼……迦樓羅!」Jet回頭大叫︰「我們來比賽吧!」

說罷,Jet開始加速,朝大甬路的盡頭前進。他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熱力,看來迦樓羅又再利用火焰的爆炸力加速了。不出所料,一顆包裹著人影的大火球從後面直追上來。

「納命來!」迦樓羅急起直追,打算一口氣把Jet給燒死。

「哈!」Jet突然跳起,將Type J的底部正面朝著迦樓羅。本以為是Homing Attack,但火球的衝力把攻擊給抵銷了。

「唔…!?」迦樓羅瞪大眼睛盯著Jet的位置,從則面看的話,Jet就像乘上火球快車,舒適地往甬路的出口邁進。

發現自己被利用的迦樓羅馬上剎車,但Jet輕鬆地旋轉了幾圈,利用火球餘下的衝擊力往前前進了一大距離。

「看來是本大爺勝出囉!」Jet留下這句話後,便成功離開甬路,到達外面了。

脫離了那個炙熱得如地獄般的宮殿使Jet鬆一口氣,要是在裡面待久點,搞不好自己會因脫水而亡。

宮殿外的風勢減弱,天氣陰霾,只有少量陽光從烏雲裡透出。Jet站在這個連接著宮殿的大平台往遠處看,宮殿以外的地方盡收眼底,遠處是高聳入雲的山脈,接著是廣闊的沙漠,然後是長滿植物的綠洲,最後就是最接近宮殿的城鎮。正在舉辦宴席的廣場本應非常熱鬧,但人們開始帶著食物離開。

(主人!迦樓羅要來了!)

聽見Shahra的提醒,Jet立刻踏上Type J來一個一百八十度轉身,他看見迦樓羅緊握著刀,怒目而視。

「無禮的小子,竟敢戲弄我!」語畢,迦樓羅用刀朝Jet的臉揮去,但他輕鬆地閃過了。迦樓羅拋開理智,拼命追著Jet揮刀,但攻擊都被一一躲開。

迦樓羅之前的攻擊和移動速度也是偏高,現在卻比之前慢了,揮刀的方向全部瞭如指掌。

這次換Jet開始神氣起來了。

(主人,請你不要鬆懈!)

Jet沒把Shahra的忠告聽進去,繼續躲避迦樓羅的攻擊。他一邊躲,一邊笑起來。

「有甚麼好笑!」迦樓羅停止攻擊,生氣地問道。

「你呀……看上去蠻威風的,骨子裡卻像個女孩子一樣嘛!」

迦樓羅馬上漲紅了臉,他咬著牙,四肢氣得微微發抖。

「看啦!連臉孔也有幾份像女孩……啊。」Jet不再說下去,他瞄著自己的頭髮,看見它們凌空飄動起來。

「哼哼,來了。」Jet輕笑了一下,然後向迦樓羅說︰「你有聽過嗎?暴風雨的前夕可是非.常.寧.靜.呢!」

雲層裡響起雷鳴,無數雨點落到地上,響起「沙沙」的聲音。

迦樓羅現在才明白Jet要到外面戰鬥的理由——他在等待這場雨!

「我要上啦!」Jet掏出扇子,往迦樓羅一撥,一陣強風隨即吹起,連同雨水一起往迦樓羅身處吹去。

迦樓羅稍微屈曲雙腳,打算抓隱重心,但右腳滑了一下,差點兒摔倒。原來雨水成了潤滑劑,令地板變得滑滑的,一不小心就會摔倒,然而Jet因為有滑板的幫助所以不會受影響。目前的形勢對迦樓羅非常不利,要是移動得太快的話就會滑倒,雨勢和風勢令他不能生火……應該說即使能生火,力量也會大大減弱。

現在迦樓羅才發現Jet有點小聰明,他開始後悔自己沒有速戰速決。

(主人,有機會!)

聽見Shahra的呼喊,迦樓羅才回神過來,這時候Type J已近在眼前。迦樓羅活生生吃下一記Homing Attack,被打飛好幾米遠,加上濕滑的地板,使他滑行至平台的邊緣才停下來。

「戰鬥的時候必須專注。」Jet擦了擦鼻子,自豪地說道。

迦樓羅用雙手慢慢支撐起身體,當他張開眼睛,看見平台下面的地面時,才驚覺自己身處在宮殿的高處。他急忙往後退,身體打了幾個寒顫。

「啊?」看見他的反應,Jet也有點驚訝︰「難道……你,畏高嗎?」

「唔!」迦樓羅全身抖了一下,給予Jet明確的答覆。

「嘻嘻,」Jet又開始笑了︰「我贏定囉。」

Jet打算再以Homing Attack攻擊時,迦樓羅因為還沒適應冰冷的雨水而打了個噴嚏,帶有少女氣息的噴嚏聲音使Jet停了下來。

「咦?」Jet疑惑起來︰「我聽錯了嗎?」

迦樓羅突然緊握著刀站起,他以高速往Jet的方向跑來。Jet發現自己正正背向著連接甬路的出口,要是躲開或者強硬接下攻擊,都會讓迦樓羅回到宮殿內。

「會讓你得逞嗎!?」Jet連忙向迦樓羅撥扇,但他跳過了Jet的頭頂,企圖直接進入宮殿。

Jet馬上掏出另一把扇子,瞬速地像跳芭蕾舞般旋轉了幾圈,產生的旋風把迦樓羅捲過來,使他從半空掉下,倒在出口前。

Jet從Type J跳下,他一手抓住迦樓羅的衣領,一手壓著他的胸部說︰「快說,為甚麼要抓我?為甚麼要改變《天方夜譚》的世界?」

迦樓羅沒有回答,被Jet壓住身體的疼痛感使他緊閉雙眼。他戴著的頭巾變得寬鬆,漸漸從頭上脫落,露出淡紫色的貓耳朵和頭髮。微微捲曲的頭髮配上高貴的臉孔,毫無疑問,迦樓羅是個不折不扣的女生。

這次換Jet慌張起來了,一發現自己壓著迦樓羅的手傳來柔軟的觸感,他馬上退避三舍。

(不…不會吧?這兒的國王……)

「是個女人!?」

Jet的臉頰紅得發燙,連雨水也不能替他降溫。

迦樓羅低著頭站起來,她緩緩抬起頭,雙手護著胸部,以凶狠的目光直瞪著Jet,接著用低沉的聲音說了一句︰

「你發現了。」

Jet嚇得驚惶失色,他完全沒料到對手是個女孩子。

雨勢開始減弱,雲層也開始散去,這時候迦樓羅的身體染上熾熱的紅色,熊熊大火從她身上燃燒起來。

「去死!」迦樓羅再次加速衝向Jet

面對迦樓羅來勢洶洶,Jet倒是跳上Type J逃走。

(主人你在幹甚麼呀!?)

「我根本不知道她是女孩子!而且剛剛我還……」

Jet一邊逃一邊掩飾自己的羞恥心,這時Shahra也沉默了。

「連妳也認為是我的錯嗎!?」Shahra的沉默令他生氣了。

話剛說完,Jet注意到前方的景色開始往上升,較矮小的建築物像乘著升降機般向天移動,當他往下看的時候,發現下面不是平台的地板,而是包圍著宮殿的庭園。

糟糕,原來剛才只顧逃走,忘了自己身處在平台上,目前Jet在半空中往下掉。

(主人!這樣下去,你會……)

Jet沒有理會Shahra的話,反而望著位於上方的迦樓羅,看來她因為來不及剎車,所以也從平台上墮下,她像顆火球以垂直的方向朝自己衝去。

汗水從Jet的額頭滴下,他雖然知道在Type J的幫助下,自己絕對不會因墮樓而死,但距離著地的時間只有八秒。他來得及在著地的一刻逃走,躲過迦樓羅的致命一擊嗎?

在這個關鍵時刻,Jet突然感到綁在腰部的布袋傳出一陣溫熱。

(主人!世界戒環的碎片有反應!

身為精靈的Shahra感覺到,世界戒環的碎片傳出微弱的魔力,好像與迦樓羅的火焰產生共鳴。

問題來了,Jet應該調查世界戒環碎片,還是躲避迦樓羅的攻擊?

時間只餘下兩秒。

「孤注一擲吧!」

Jet一口氣扯下布袋,裝在裡面的碎片跟不上他墮下的速度而滯留在半空中。其中幾塊碎片亮著溫暖的紅色,朝迦樓羅飄去。

「搞甚麼……」

時間到,Jet因為沒有好好降落而掉到下面的花叢,雖然撿回一命,但從高處墮下的痛楚叫他無法移動。

後記

大家應該猜到迦樓羅是誰了吧?

曾經有人說迦樓羅是某人的老爸,

而正確答案就是某人

根據本人有限的地理消息,

暴風雨來得快也去得快,

雖然雨勢很大但不會持續很久,

在夏天和內陸地區很常見

之前曾為World Rings的中文譯名苦惱了好一陣子,

現在為了統一,決定使用「世界戒環」這個名字

臥月大我對不起你orz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